楼主: 小小

亲爱的,是我不够真诚……(原创连载,争取每天更新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12-11 15:46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刘一一
小小 发表于 2009-12-11 15:39
哈哈,不好意思,太认真了,女主角换成了自己的女朋友姓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11 17:0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狠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1 19:13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知道 LZ是不是在写作中呢~期待~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1 20:0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笔不错 很细腻
没想来南美 看的是这个
也算 有些收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1 20:0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笔不错 很细腻
没想来南美 看的是这个
也算 有些收获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12 22:38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(十三)
  那天下午,武汉的天气很意外的没有像个火炉。我请了一一在东湖湖面泛舟。
  租船的位置船型很多,脚踏、划桨、机械动力,不一而足。我让一一自己挑选喜欢的船的类型。
      一一选择了人工划桨的船。“你不觉得这种船坐上去才有船的感觉吗?蓝天白云,悠然自得,多好!”这是一一的解释。
  一个穿着白色的背心,头戴草编草帽的划船工,带着我和一一,缓缓划离了岸边。
      我安静的看着一一。她并没有注意到我在观察她,只顾着把手伸向水面,不断的撩起水珠,玩的不亦乐乎。
  “一一,”太安静了,安静的对我来说有点尴尬,我想,总要说点什么才好。“你的名字到底是谁给你取的?”一时之下,我胡乱想了一个话题随便问道。
  “嗯?”一一停止了玩水,听到我的问题后,她笑着说:“哈,是我自己给自己改的啦……”
  “自己?改?什么意思?”我再一次被她勾起了好奇心。
  一一突然收起了微笑安静看着的说:“我原名不叫刘一一,叫杨依依,就是第一次见面时你说的小鸟依人的‘依’。”
  看着我困惑的眼神,一一原先的调皮和快乐一瞬间消失不见了,她的眼神有些空濛,像在回忆什么。好一会儿,一一重重的叹了口气说:“杨是我爸爸的姓,刘是我妈妈的姓。改名字是万不得已造成的,这段缘由听起来会像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,但是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,你要听吗?”
  “嗯。”我说过,我不相信以我现在的阅历还会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感觉不可思议。我只是突然想了解一一的一切。
  “更改我自己的名字,说起来要和我的出生地有关。”一一说道这里,突然反问我说:“你知道湖北省的钟祥县吗?”
  “嗯,当然知道,那是有名的长寿之乡。”我是武汉人,父亲又曾在湖北省ZF机关工作过,当然对湖北的一些市县也略知一二了。
  “我就出生在那里,不过具体是在钟祥县大洪山深处的水没坪村。这是一个带有浓厚神秘色彩的古村落。”一一看着我的眼睛,好像是要求证我是否相信她说的话。
   我点点头,示意她继续往下说。
  “我是六岁那年离开那里的。印象已经有些模糊。不过听妈妈说,要从外面到达水没坪,必须要翻越山势陡峭、密林遮天的黄金垭,步行一个多小时穿越冷气逼人的黄仙洞,最后还得爬上近三百层呈75度角的天梯才能过去。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,只记得四周环绕的高山,像是天然屏障,将我的故乡和外界深深隔绝。”
  “那岂不是成了桃花源记了?!”我有些感叹的说,也越来越好奇一一出生的这个地方了。
  “差不多吧。我们那里的人几乎都姓杨,所以我原名叫杨依依。那里因为与世隔绝,所以很落后,平时都是采用原始的劳作方式,维持生计的主要是依靠村里的500多株野生的银杏树,再就是主要靠采摘香菇、木耳、灵芝、茶叶、草药。不过,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在那里有一个科学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:几百年来水没坪人口无论怎样增减,人口总数总是一直难以逾越80人大关。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句话总挂在大人们的嘴边,尤其是村里来了新人定居或者是死了人时,他们总会说‘唉,生一人死一人,走一人来一人,娶一人嫁一人,这里的人造孽噢!’。”
  “难以逾越80人大关?生一人死一人,走一人来一人,娶一人嫁一人?”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奇怪的地方。
  “我知道你无法相信。不过如果你仔细找相关资料查一下,就会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了。”一一用不容置疑的语气继续说:“如果一旦超过80这个数,村里就会出现生一个、死一个,走一个、来一个的自然平衡状态。我和我的家人就是这个神秘现象的直接受害者。”
        “你是说,你改名字还有你妈妈带你离开家乡和这个有关?”我忍不住好奇的追问到。
        “嗯,是的。而且是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。”一一像是怕我不相信似的,跟我继续讲了一个故事,“1988年,我记得非常清楚,那是我在水没坪的最后一年。那一年,我们村有一个村民娶了一个外乡媳妇。这样,村里就增加到81人,按“添一去一”的神秘规律,大家都提心吊胆不知谁会“离去”。过了10个月,这个媳妇到了怀孕生孩子的产期,村里就要增到82人了,村里的人更加人心惶惶,尤其是我妈妈,每天都忧愁满面的看着我和弟弟,生怕灾难降到我们头上。可是不久,死亡降落到了那个可怜的外乡媳妇头上,难产使母子俩撒手人寰。自那以后,水坪村再也没有超过81人。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12 22:39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 “嗯?湖北境内还有这么奇怪的地方?”我没有开口,给我们划船的划船工到忍不住发问了。
          “我没有骗你们。”一一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。“都是因为这个村子,害的我们一家人家散人亡。最后不得不选择逃离这个鬼地方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“1989年初,村里又一个年轻人结婚了。按照神秘规律大家又是惶恐不安,没想到,这次死的人是我的爸爸。”一一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悲戚的神情,“爸爸是那个年轻人结婚后的四个月后去世的,他死于农药中毒。春末夏初,地里的庄稼要打农药了,爸爸在地头打完农药很累,随手抓起带的馒头就吃,结果没想到手上沾了剧毒农药,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    “还有这样的事情?!”我和划船工几乎是同时说出口,两个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   “嗯。爸爸死了之后,妈妈伤心了好长时间,但还是带着我和弟弟生活在那里。直到有一天,村里的一个女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后,事情才发生了变化。”
   听着一一的讲述,我越来越觉得我像是在听一部充满神话或者神秘色彩的小说了,简直无法相信这就是真的,而且是发生在坐在我身边这个女孩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   “妈妈因为爸爸的去世,再也无法承受我和弟弟遭受意外了。所以决定卖掉房子带着我和弟弟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   “你还有一个弟弟?一直没听你说起过。”我忍不住打断一一说。
   “嗯,而且我和弟弟还是双胞胎。听妈妈说,我们出生那年,村里有两个年轻人搬出了村外,所以人数还是一直保持平衡。”
   “那你的弟弟呢?”我很奇怪的问道。
   “我也不知道。我和弟弟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见面了。”一一低下头,语气里充满了悲伤。
   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一一简直就像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小女巫,带给我越来越多的不解和好奇,也越来越想走近她。
   “因为当妈妈决定卖掉房子带我和弟弟走的时候,爸爸家里的其他亲戚都不让。弟弟是杨家的根苗,他们不让妈妈带他走。妈妈先和他们吵翻了,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和他们妥协。但是妈妈提了一个条件,让弟弟留在他们杨家可以,但是必须离开水没坪。当时正好我有一个远方的表叔在外面上班,听说不能生育,所以在家里其他亲戚的干预下,弟弟过继给他了。然后,这才能带我出来。”一一的声音开始低沉起来。“不知道是不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,这么多年,我感觉弟弟跟我一样也一直在想我和妈妈。”
  “难道他们不允许你们去看望你弟弟吗?”我真的不知道在现代社会竟然还会有如此残忍的事情。
  “这是当初的条件之一,不允许我和妈妈去探望弟弟。况且,我们只知道那个城市的名字,也曾经去找过,但是,我们没有任何线索,所以根本找不到。”
  “所以,我恨水没坪这个地方。更恨爸爸家里的那些亲戚,是他们害的我在失去爸爸之后,还要失去弟弟。”
  “所以,你就改名字了?”我终于明白了缘由。
  “嗯,当时我还小。只有6岁,可是已经知道了是非,也开始有了恨的感觉。所以,名字是我自己改的。当时人小还不怎么识字,但是只知道要坚决的跟妈妈姓,不想跟那些害的我和弟弟分离的人姓一个姓。名字是因为已经叫熟了,当时我又只会写一二三四的一,所以干脆就叫刘一一了。”一一用清澈的目光看着我说:“后来,妈妈带我到了芜湖。因为妈妈的表姨住在那里,是她暂时收留了我们。然后妈妈出去找工作,租房子,慢慢在芜湖扎下了根。要入学的时候妈妈按照我的意愿帮我改了户口本上的名字,这才有了刘一一的今天。”
  当时,我对一一的故事还是有点半信半疑,总觉得迷信色彩太浓重了一些,很不符合科学道理。但是,后来,一一走了之后,我第一次利用爸爸的关系到省档案馆查阅了相关资料,让我彻底相信了一一讲述的真实性。
 (为怕打扰他人的生活,以下情况免去真名)   
    1974年该村有两户添丁,村民都以为这一次可以突破人数了,谁知不久后,村里有两个男青年暴死,一个在耕田的时候,一个在骑摩托车时摔死。
    1975年春,水没坪积了很深的水,村民为了把水排到黄仙洞,在凿洞时,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被活埋。相隔十几天,一位午饭后在土屋里休息的男子,被突然塌下来的房子压死。就在当年,从山外迁来两个人。
      1985年, 一个村民十岁的女儿去世了,就在当年他老婆生了一个儿子。后来他老婆去世,当年他儿子娶进一个媳妇。
  
1987年,一村民的老婆生了一个孩子,竞没有死人,村民们暗暗庆幸,没想到快过农历年时,他老婆因阑尾炎没得到及时治疗去世了。
      1988年10月,一名外姓女子嫁到村里。奇怪的是,直到她怀孕村里人口也没减少。正当大家高兴时,这名女子却在分娩难产时,母子同时去世。人口还是保持在78人。
  1989年,一村民娶一外姓女子,四个月后一村民死于农药中毒。同年,一村民老婆生了一对双胞胎,死于农药中毒村民的老婆为免意外,带着自己的一对儿女离开了水没坪。当年,水没坪又添一新生儿。
      1997年,另一
村民去世了,这年村里没有生育指标,也不准备接纳山外的人。村民们估计可以打破这种怪现象了,谁知不到半年,嫁到山外的一个姑娘,因离婚回来了。
      1998年5月,村里的一个五保户婆婆去世了,没想到下半年一村民却从山外娶进一个媳妇,人口数又相等了。
      真是奇怪的村落,奇怪的故事,奇怪的一一。可是,为什么却越来越让我入迷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头像被屏蔽
发表于 2009-12-12 22:44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2 23:2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过!!!!!!!!!!!!!哎!!!!!!!!!!!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2 23:3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文采哦 顶了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3 23:50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晕 还能发这个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4 00:0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非常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14 00:33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(十四)
  一个下午的时光眨眼就过去了。一一是晚上七点汉口的火车,从武昌东湖赶过去大概要一个小时。
  时间还早,还不是吃晚饭的时间,但是必须要送一一去宾馆拿行李,然后去车站赶火车了。
  五点左右,正是武汉堵车开始的高峰期。在二桥下面,远远可以看到排的长长的车队在武汉二桥上缓缓移动。我看得出一一有些着急,不由加快了车速。不提防此时一个行人突然横穿马路,我急忙快打方向盘,紧接一个急刹车,行人幸运的避过了,可是一一因为急转弯和刹车,没有坐稳,一下子倒在了我的身上。
  一场虚惊。等我和一一回过神的时候,一一发现自己倒在我的身上,突然“呀”的一声,赶快坐正,脸却已经羞红了。
  几缕发丝随着一一坐正的时候,扫过了我的脸颊,有些痒痒的,还有一种洗发水的清新味道。
  二桥下面有一家徐东平价超市。我计算着时间,估计和一一来不及吃晚饭了,所以让一一坐在车里,到超市给她买一些路上吃的。
  买完一大堆估计小女孩喜欢吃的零食和面包之类的东西,刚要结账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我马上回转身来到武汉特产专柜前,拿了好几袋武汉有名的精武鸭脖。
  回到车上,一一才知道我是给她买吃的去了。小小的脸颊一片红晕,她说:“江总,谢谢您。不过其实不用买这么多的,我在火车上自己买碗泡面吃就行。”
  “买都买了,你好不容易到武汉作客,怎么能让你吃泡面回去呢?呵呵……”我发现,和一一在一起,我变得话多起来了,而且,也很少再板着脸,不苟言笑。对一一,我常常会想起之前看过的她写的那些文字,然后,忍不住露出很温暖的微笑。
  “对了,你送给我南京的盐水鸭,我也给你买了武汉有名的精武鸭脖,回去尝尝,好吃的话就告诉我,我派下面的人给你寄去。”我好像越来越健谈了。
  “哈……”一一突然笑了,然后调皮的说:“江总,看来我们俩都和鸭子过不去啊,可怜的鸭子们!”
   我一下子被一一的话逗笑了。气氛开始活跃起来。
  可能是一个下午在东湖玩得无拘无束,回宾馆的路上,我和一一几乎无话不谈,看的出来,一一很喜欢和我聊天。甚至,有点小小的依赖。不知道是不是从小缺乏父爱的缘故。
  到宾馆拿到行李和车票,我和一一一刻也不敢耽搁,径直开车去了火车站。
  还好路上堵车不算太厉害,到达汉口火车站的时候,距离火车开动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。
  我把车子停好,准备下车的时候才发现,一一还是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。
  我只好重新把车门关上,看着一一。一一低着头,不肯说话,也不抬头看我。
  这样过了几秒钟,一一突然长叹了一口气,然后对我幽幽的说:“对不起,我大脑一定是发烧了。”
  “什么?你发烧了?”我一惊,整个下午不都是好好的吗?怎么会突然感冒了?我连忙把手放到一一的额头上。
  奇怪,并不烫啊。我疑惑的看着一一,“你还有哪里不舒服?好像现在你体温还比较正常。”
  一一突然像个拨浪鼓似的摇着头,嘴上嘟囔着说:“不是不是,我是说我大脑有些短路和缺氧。”
  “啊?怎么这么严重?”我突然有些失措了。“那要不要我先带你到医院去看看?”
  “不用不用,我坐着车子上静一会儿就好了。”一一的言语和神态都有些琢磨不透的奇怪。真是一个让人难以看透的小女孩。
  五分钟,一一一直安静的坐着,眼睛望着前方,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。我素来不喜言语,这种情况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。只有陪她一起安静的坐着。
  又一个三分钟过去了。一一突然双臂张开,像伸了一个懒腰一样,用欢快的语气说:“好啦,我现在大脑终于清醒了。现在,我要出发了噢。”
  下车帮一一拿下行李,一一突然拒绝我送她进站台。她说:“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,我就求求你不要送我。我讨厌离别的感觉。让我一个人安静的走就好。”
  看着一一坚决的眼神,虽然很想看着她走,但最终还是尊重了她的决定。
  一一小小的身子拖着行李箱,游走在人群当中。我看着她的缓缓离开,心里涌动着一股很难描述的感觉,有酸涩,有痛,还有说不出的不舍。
  走出了十多步后,一一突然回转身,对我挥手。然后把手环成喇叭状,大声的对我说:“我带了无线网卡,今天晚上我会更新空间的!”
  说完,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无边无际的人群中了。
  开车回公司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,一一,她会写一些什么呢?会不会和我有关?她,喜欢我吗?这一刻,我像一个初涉爱河的年轻人一样左猜右想,乱了思绪。
  刚回到公司我就急忙打开网页,找到一一的空间,可是,什么都没有,还是原来的那几篇文章。我苦笑了一下,摇摇头,笑自己的心急和傻乎乎,一一现在才刚上火车没多久,就算是要写,估计也要等一段时间才对啊。
  我这是怎么了?一向自认为聪明的人,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笨了?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14 00:3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晚上,我把其中一个网页一直停驻在一一的空间页面。在看其它网页新闻的同时,隔几分钟就刷新一次一一的空间。不知道多少次多长时间过去了,直到晚上零点十分左右,我再一次刷新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一一更新的文章。
  “好像距离上一次更新空间有很长时间了。这期间,有很多朋友问我,什么时候更新。
  我不知道,这些偶尔的心情文字,还会有一群愿意读它的人。。。我是不是应该很感动?!
  现在在武汉回芜湖的火车上。距离武汉这个城市开始越来越远,然后突然想为它留下点文字。。。
  下午去了武汉的东湖。看到了东湖湖面的波光粼粼,远山、长堤、还有郁郁葱葱的绿岛,老伯在湖畔垂钓,柳枝随风摇曳婆娑……
    我游走在林荫披拂的甬道,漫步在绿阴匝地的湖边,静静的倾听百鸟的歌唱,宛如传来的天籁之音。
  东湖是有荷塘的,大大小小的。很美,在我的眼里。荷叶团团,鲜艳美丽的荷花正在盛开。时有白鹭轻轻地掠过碧绿的湖水,飞翔的姿态很是优美。湖边,有不知名的谁向湖里投进了一枚石子,瞬间激起一圈圈水纹,像大自然刻录的一盘唱片。
  这里的世界如此安静。是我真实的喜欢。
  “一围烟浪六十里,几队寒鸦千百雏。”这是南宋诗人说友写过的一首《游武昌东湖》。或许,每个人,眼里的东湖都不一样,各有风情,各怀心事。
  在武汉一天半的时光,我有大半天都在东湖度过。这里有一种吸引人的所在。走在那里,可以什么都想,也可以什么都不想,天马行空的思绪,然后才是真实的自己。
  湖畔漫步的时候,听到路边行人手机里播放的一首歌曲,突然打动我。
    刘若英的《原来你也在这里》。
  “若不是你渴望眼睛 若不是我救赎心情 在千山万水人海相遇 喔 原来你也在这里……”
  喔,原来你也在这里!
  想起刘若英,不能不想起她和陈升的故事。
  有人说,这个世界上,总有一种男人,属于毒药。就像有种说法,一个女孩一生中忘不了的不是初恋,也不是陪伴自己一直走的爱人,而是那一个似短非短、似远非远、似爱非爱的男子。这也许就是,传说中的毒药男人。或许在记忆里,会有很美好的感情,也会有很懊恼的纠纷,只有回味起自己遇到的毒药男人,嘴角会流血,嘴角同时也微笑。
  就像陈升这一类的男子,足够让刘若英这样温婉的女子、让世间大多数女子,不能自拔的爱上,然后笑里含泪,欲罢不能。  
  陈升是一个好男人。他在精神上爱恋着奶茶,但在行动上却总是用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,尖刻地回避着她。只是,每每讲到他和奶茶的往事时,陈升的声音总是那样的低沉、那样的温柔…… 我相信,陈升是那样深刻地记着他和奶茶之间的每一件往事,清楚地记得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……   
   零点了,新的一天。火车已经离开了湖北的境内。夜晚很安静,没有任何人打扰。我一个人躲在火车的卧铺上,敲打着键盘,写自己的心情文字,累了,就停下来,看看已经漆黑的窗外。写着写着,突然就会有种孤独。因为一直陪伴自己的,最贴心的,时刻可以碰触的,竟是电脑这个看似没有生命的固定物体。
    看得见的城市,风景在眼里。

  看不见的城市,风景在心里。”
  我好像读懂了一一的文字了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4 10:51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精彩,太精彩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4 11:3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4 11:32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,一口气2小段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4 12:5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慢慢品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4 13:5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故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16 07:5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(十五)
  一一是在告诉我,我是陈升那样的毒药男人吗?
  我是该庆幸还是不幸?!庆幸的是,一一这样写,说明她对我已经有了好感,让我有种幸福的感觉;不幸的是,陈升最终没能拥有刘若英,这是不是也是暗示了我们的没有结局?!
  单纯的一一,毫无城府的一一,敏感聪明的一一。
  能在空间写下这样真实的文字,不设防备的袒露心迹,我突然决定不去打破一一这种潜意识的信任了。我是说,我将固守自己的喜欢,但是决不表露。真的爱一个人,是想看到她快乐和幸福,而不是没有结局的自私占有。我不想有一天一一的笑容也蒙上阴霾,所以,凌晨看完一一的空间之后,我打定主意:爱,但是坚决不说。
  一一该有一个正常的幸福的完美的归宿,我不能害了一一。所以,我需要跟一一保持一定的距离,最好是触摸不到我的存在。我要做的,只是暗暗的关心和保护,看着她幸福。
  等一一的日志更新等到凌晨,再要睡的时候,第一次辗转反侧无法成眠。一一,不知道她现在在火车上怎么样了,是不是睡得香甜?!
  我终于找到了心动的感觉。牵挂原来是一条看不见的丝线,一头系在自己的心上,另一端在一一那里,走的越远,牵扯的越疼。可是,最疼的是,你爱,却不能有丝毫的表露。
  叹口气,第二天还要到外地有一笔重要的生意要洽谈,必须要强迫自己入睡了。我不知道,如我这般洒脱和看穿世事的年龄,竟然会为一个小小丫头夜不成寐。
  一一,你的魔力究竟在哪里?!
  一觉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早晨七点多了。夏天的天亮的早,太阳早已经挂得高高的,又是炎热的一天。
  突然想到,按照时间来算,一一该是已经到芜湖了。忙打开手机,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短信。正打算马上给打一一电话询问,突然想起昨晚自己的决定,只好颓然放下。
  我只有耐心等待,等待或许一一会给我一个报平安的短信。时间,对我来说,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又长又慢又磨人。
  我仿佛能看见时间的恶作剧——把1小时换成60分,把1分换成60秒,而这一分一秒,它也像一只蜗牛在慢腾腾的爬。
  一一一直没有给我短信,哪怕是简单的报一下平安。我这边也在纠结和沉默着。我担心一一是不是安全到了妈妈身边,可是,我却不敢电话过去问一问,我能看懂一一空间文字里深藏的含义,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给她幸福和未来。
  我渴望但是又拒绝让一一中我的“毒”。多么复杂又多么矛盾的想法。
  上午去荆州洽谈生意的路上,我打定主意,倘若中午到荆州谈完生意后,还没有收到一一的电话或者短信,我就要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如何了。这种提心吊胆担心的感觉已经让我无法平静或冷静的只是被动等待。
  略略有些心不在焉的谈完生意,回到车上返汉途中,我已经开始在琢磨给一一打电话如何措词了。
  中午十二点左右,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一一的电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      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CTA南美水族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0008号

GMT+8, 2020-6-2 04:18 , Processed in 0.047920 second(s), 43 queries , Gzip On, Redis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